立项申请书代写
科技计划项目申报书代写
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申请书代写
教学研究项目立项申请代写
科技查新合同报告代写
软课题研究报告代写
医学专题报告代写
课题项目验收书代写
课题论证代写
课题项目开题报告代写
科研课题申请书(合同书)代写
调研课题代写
项目结项报告书代写
国家基金标书写作攻略
青年科学基金项目
自然科学基金申请手册
代写教改课题结题报告
医学科研课题设计论文
教育科研立项课题申报
科研课题基金申请书
课题开题报告撰写方法
·医学论文 ·哲学政法
·护理保健 ·内科临床
·外科骨科 ·儿科妇科
·心血管病 ·案例范本
·艺术体育 ·建筑工程
·中学教育 ·高等教育
·理工科学 ·经济管理
·基础医学 ·其它方向

机构:猎文工作室
电话:0760-86388801
传真:0760-86388520
手机:13380876598
邮箱:741287446@qq.com
地址:中山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网址: www.lw777.com
QQ:741287446
微信二维码

业务联系
艺术体育
满族长篇说部史诗《乌布西奔妈妈》与《诗经·大雅·生民》之比较
添加时间: 2019-4-16 14:54:06 来源: 作者: 点击数:536

许秋华

(北华大学 文学院 吉林 吉林 132013)

内容摘要:通过对满族长篇说部史诗《乌布西奔妈妈》与汉族史诗《诗经·大雅· 生民》的比较,揭示了二者之间的诸多共同点,均以溯源神话祖先传说面目出现,背景皆是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之际,都表现出初民探寻过去、追念先祖、发展文化的积极倾向。作品的主人公同样具有神人结合的二重性,皆生具异象,皆曾遭遇抛弃,后来皆成为部族领袖。这一方面反映了人类发展到一定阶段往往会发生相似的思维模式与心理建构,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汉文化对周边少数民族文化的辐射影响。但两者又各具特色,反映了满汉两族在历史文化、居住环境、信仰观念等方面的不同。

关键词:《乌布西奔妈妈》;《生民》;乌布西奔;后稷;卵生;被弃;农业文化;渔猎文化

A Comparative Study on manchu long ShuoBu “Hoube Sribhumi Mama and Sheng Min in "the Book of Songs"

Abstract:Based on the comparative analysis between the manchu long ShuoBu “Hoube Sribhumi Mama”and “Sheng Min in "the book of songs" which is the epic of the Han Nationality , we reveal many similarities between them, such as:They are all myth legends about their ancestors.their backgrounds are all the transition time from matriarchal society to patriarchal clan society.they all show the positive tendency that the pimitive people explore the past , remember ancestors and develop their culture. The main characters of these two works are both the combinations of the hero and the man of god.They are both born out of an egg. They both have been abandoned, then become a tribal leaders. On the one hand that reflects human tend to produce similar thinking pattern and the psychological construction when society develops to a certain stage .On the other hand ,that is due to the effect of the Han Nationalitys culture on minority’s cultures of surrounding radiation. But they each has its own characteristics that reflects the two nationality of Chinese have different history, culture, living environment and beliefs, etc.

Key Words:Hoube Sribhumi Mama ; Hoube Sribhumi; HouJi; born out of an egg; be abandoned;agricltual civilization; hunting and fishing culture

《乌布西奔妈妈》是由满族先世东海女真人创作并流传下来的长篇说部史诗,讲述了满族先世东海女真乌布逊部落的女罕王兼大萨满乌布西奔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歌颂了她为乌布逊氏族部落的发展壮大呕心沥血并最终统一东海诸部的丰功伟业。史诗保存了东海女真鲜为人知的珍贵历史资料,蕴含着满族原生文化的要素及特质,具有重要的史学价值和文学价值,是研究少数民族文学与满族文化的重要资料。《乌布西奔妈妈》与《诗经》中关于周朝始祖后稷身世的诗篇《大雅·生民》虽诞生年代差距很大,但均是描写各自部族处于原始社会末期母系氏族式微父系氏族兴起之际的历史,两部作品体裁相同,皆兼有神话与史诗的二重属性。两部作品的主人公乌布西奔与后稷的人生经历也有许多相似之处,二人的出生都十分神异离奇,皆曾遭遇抛弃,后来皆成就大业,成为部族领袖,并带领自己的部族走向繁荣。后稷与乌布西奔同样具有神人结合的二重属性,既是汉族、满族人民顶礼膜拜的神,又是汉族、满族人民记忆中的始祖,是两个民族的精神寄托,两个民族隶属的农业文明和渔猎文化的象征。因此,这两部作品具有一定程度的可比性,对其进行比较,发现其异同及其间可能的交叉联系、递嬗衍变,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本文从比较文化学的视角,将《乌布西奔妈妈》与《诗经·大雅·生民》进行深入剖析和对比,通过对这两个神话史诗的各个层面的释读和还原,寻找两种不同的文化在先祖传说方面的相似之处,揭示其故事共有的“模子”,进而揭示出人类文化发展过程中思维模式的类似性和趋同性。

一、 乌布西奔与后稷的孕生之比较

两部史诗对乌布西奔与后稷的孕生都是十分神奇的。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用充满神话色彩的语言来描绘乌布西奔的降生:“万里晴空,天籁传音,两只豹眼大金雕,护卫一只长尾黄莺,翩翩飞临。此刻,古德玛发嬉卧草坪,——瞧见黄莺啄来一个明亮的小皮蛋,小嘴轻张,皮蛋恰从头顶投下,不偏不离,落在古德罕的怀襟。——古德罕憎恨天禽搅乱自己雅兴,——坐起身来想抓蛋远扔,小皮蛋像千根金针发亮,在古德罕衣襟上光芒耀眼,照亮了喧哗的乌木林”P26,古德罕命人将其抛入河中、引狗吞食、点火焚烧,均为将其毁掉。“万般无奈,命担黄土堆埋——舜妈妈升到五个巴掌时辰,黄土堆突然惊雷巨响,尘土崩飞,一群绒貉露现土中。有个穿狸鼠皮小黄兜兜女婴儿,正酣睡在貉窝里。数貉长绒拥裹着睡婴,安详甜蜜,脸露笑容。部众慌报古德罕,惊天怪事传咏整个乌布林。萨玛妈妈们宵夜祭海卜问,言知天降神女。”P27乌布西奔降生之初,由两只豹眼大金雕护卫,一只长尾黄莺口衔一个皮蛋,抛至乌布逊部落首领古德罕怀中。古德罕命人用黄土将皮蛋埋起来,日近中天时,皮蛋破裂,黄土崩飞,女婴乌布西奔便以酣睡的姿态神奇的出现在乌布逊部落的族众面前。

关于后稷诞生的情况,《诗经·大雅·生民》是这样描述的:“诞弥厥月,先生如达。不坼不副,无灾无难,以赫厥灵。”P275关于这段叙述,历来有许多不同的解释,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郑笺”派,认为后稷生时,如羊崽出生一样(《郑笺》:“达,羊子也”),胞衣未破,胎儿藏于胞中,形体未露,如同一个被蛋皮包裹着的大肉球,形态与卵极其相似(魏源《诗古微》:“胎生如卵。”)。

可见,乌布西奔与后稷的孕生都是以“卵生”的形式体现其神异的,这表现了古代神话的一个频繁出现的母题,即“卵生神话”。乌布西奔是从一个从天而降的“明亮的小皮蛋”中孕育孵化出来的。对于后稷,《生民》虽未直言其为卵生,然而通过对“先生如达”这一诗句的破译,仍可见其为卵生的痕迹。由此看来,“卵生神话”这一母题在中华大地上流传久远、分布地域广泛。不论是中原地区还是遥远的东北边疆,不论是汉族还是满族,在探索自身的起源这一问题时,都不约而同的采用了“卵生”这一神话母题。这种现象的发生绝不是一种偶然或巧合,而是有其必然的深层的文化原因。首先,这种“卵生神话”与先民朦胧的宇宙观念有着深层的联系,先民认为,卵是一切生命得以出现的最基本依据,同时也是一切自然现象的最原始形态。史诗中所包含的卵生情节,同样也在一定程度上也标志着他们对自身、对宇宙万物来源的思索。其次,卵中生儿的神话也与初民对生命的惊奇、敬畏和崇拜有关。哺乳动物的繁殖方式有胎生与卵生两种,胎生是一种进步的生育方式,但是由于远古时期医疗水平低下,特别是产科极不发达,新生儿的成活率很低,以致人们认为卵生因有卵壳的保护,更为安全,所以关于先祖的出生神话,往往幻想成卵生的方式,或者是胎生与卵生结合的神奇方式。卵生神话生动地再现了先人对族群扩大、生命延续的真诚企盼,同时也揭示了自然环境对人类生产、生活以及思维意识的强大影响力。   

    两部作品对乌布西奔与后稷孕生经过的描写虽大体相同,但是在细节方面却表现出很大的不同,这反映了二者所隶属的文化本质的不同。《诗经 大雅·生民》是农业文明的产物,因而后稷是姜嫄“履帝武敏歆”而孕的,前提是践履大地,反映了农业文明社会对土地的崇拜。而孕育乌布西奔的皮蛋却是神鸟衔来、从天而降的,反映了渔猎文化对天和鸟图腾的崇拜。

二、乌布西奔与后稷的人神二重性之比较

    两部作品中,主人公后稷与乌布西奔既具有人的属性,同时又具有神的某些特性,是神与人结合的产物。

根据《生民》的叙述,“厥初生民,时维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无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载震载夙,载生载育,时维后稷。”P276后稷的生母名为姜嫄。姜嫄的具体身份如何?司马迁认为姜嫄是帝喾元妃,后代有学者认为姜嫄是姜姓部落的女首领P279。不管是哪一种观点,都承认姜嫄是“人”,而不是“神”。 因此,生母姜嫄赋予了后稷以人性。姜嫄“履帝武敏歆”而受孕,继而生下后稷,后稷的生父是“帝”。“帝”究竟指谁,争论较多,一是按照战国时期的《世本》、《帝系》的说法认为“帝”是人王帝喾,但这一传统说法后世基本已经否定;一是“帝”为北方游牧民族的首领或氏族长,这种认识,是今人诸多新说之一;还有一种由来已久的观点认为“帝”是天神,即“上帝”、“天帝”,此说起源于郑笺,影响深远。后稷为姜嫄感天神之迹而孕生之说看似荒诞不经,却是西周初年周人思想意识的真实反映,其中包含着 “天神”万能的观念与祖先崇拜共同支撑着的先民的精神世界。天神赋予了后稷以神性,使之成为沟通人神关系的桥梁,引发人们敬仰、恐惧、热爱、崇拜等心理。《生民》以天神为后稷之父,反映的正是周人祖先崇拜的心理情感和归附上帝的思想观念。

在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乌布西奔本是海神德里给奥姆妈妈的爱女,因“德里给奥姆妈妈仁慈宽厚,哪忍东海的哀怨,难睹东海的践凌,誓改东海苟生碌碌,萨玛愚氓。经几番思忖,钦定自己身边爱女,派下人寰。”P22可见,乌布西奔所具有的神性是由女神德里给奥姆妈妈赋予的,这就与《生民》以人类姜嫄为后稷之母有很大差别。这种差别反映了《乌布西奔妈妈》中的这一段产生时东北地区社会发展状态较之中原“知母不知父”的生育神话时期更为原始。在《乌布西奔妈妈》中,人类实际上是被女神以一种扑朔迷离的形式孕生出来的,女神与人类形成了观念上的母子关系。可见史诗这部分内容产生之时,东海女真社会仍处于母系氏族社会阶段,其主要社会意识形态是女神崇拜。女神是满族先民心灵中光明与生命,即真、善、美的化身与象征。以女神为满族先祖之母,传承了北方原始人类早期的文化,反映了初民在认识世界、开拓世界、征服世界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童蒙与迷惘。史诗又将乌布西奔的父亲人格化,“皮蛋恰从头顶投下,不偏不离,落在古德罕的怀襟。”P27通过这一细节描写,使得乌布西奔与古德罕具有了一定的血缘联系,让乌布逊部落的实际领袖古德罕来担任乌布西奔的父亲。古德罕是乌布逊部落女首领南多锦的外甥,因为南多锦不问世务,所以古德罕独揽大权,成为乌布逊部落的实际上的领导人。史诗以古德罕为乌布西奔之父,这一叙述反映了东海女真人由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时期的复杂情况,可以看到通过神话折射出来的氏族中男女性别之间斗争的情景。

《乌布西奔妈妈》与《大雅·生民》中关于乌布西奔和后稷降生的神话,其实质是将祖先神与天神相结合,在天人之间很自然地建立起了一种超现实的血缘关系,反映了人类蒙昧时代的宗教神权的特征—原始宗教和政治宗教两种观念结合,并以此来表明自己氏族的本源是人性和天性的结合。这种神化祖先的现象,几乎在每一个民族的历史发展中都曾存在,它不仅仅是崇拜祖先情感的体现,也是古人探讨人类产生、演进等问题认识水平的反映。不同之处在于,乌布西奔的神性来自于母系,后稷的神性来自于父系,这种差异反映了两部史诗创作的时代背景的不同,前者仍然处于母系氏族社会繁荣的阶段,后者已经进入到由由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时期。

乌布西奔与后稷实际上均是“知母不知父”的,史诗在这一情节上的类同性反映了人类初期在认识上的趋同性。这说明在母系氏族社会时期,人类对于自身的繁育生殖完全处于无知的状态,他们尚不懂性交而孕的道理,认为孩子是神灵或外界物体赐予的,并不是人类本身所造。而后人在释读或传诵史诗时,往往又赋予他们的父亲一个合理的身份,这体现了不同时代深层文化背景的差异,特别是人类进入父系社会以后的婚育道德观的作用。

三、 乌布西奔与后稷被弃的原因之比较

两部作品中,主人公出生不久后均有被抛弃的不幸遭遇。

《大雅·生民》中写到后稷生下来以后,“诞置之隘巷,牛羊腓字之;诞置之平林,会伐平林;诞置之寒冰,鸟覆翼之。鸟乃去矣,后稷呱矣。”P276《乌布西奔妈妈》中则写到:古德罕六十寿诞之时,让人抱来天孩儿乌布西奔,众人围在一起逗弄这个神异的婴儿。“谁知,女婴呆视族众,小嘴直劲鼓弄就是不吭叫一声。古德罕幸福地亲吻,一心想要听得天孩儿的美音。女婴一双绒眼只盯飞鸟鸣唧,不睬古德罕的戏逗,不见哭喊,不露半语。”P29古德罕十分懊恼,不顾手下的劝止,“叱喝左右,横眉怒视:‘抱去弃儿营,不作天女奉侍。活当熟皮女,夭死远抛尸。’”P31弃儿营寒冷阴暗,蛇鼠遍地,然而“女婴自有暗光护肌,蛇鼠不凌欺,寒窨生暖席。”P32她很快便成为熟皮女中的最棒劳力、弃儿群里的精灵子,聪颖伶俐,“勤爱劳役” P33

可见,不论是后稷,还是乌布西奔,在出生后,都曾被抛弃,这体现了英雄弃子的神话母题,即英雄皆为弃儿,他们在遭遇被弃的命运后皆受到动物的庇护,他们最终都顽强的生存下来并表现出非凡的智慧。

至于他们被弃的原因,乌布西奔被弃的原因很单纯,史诗叙述得也很直白,因“她像跟山雀说话一样聋哑,她像海狸鼠出世一样呆傻” P32,故被古德罕弃于弃儿营,任其自生自灭。关于后稷生而见弃的原因,学术界众说纷纭,比较有代表性的学说有“无父贱而弃之”说、“难产”说、“无意有子”说、“神意不可留”说、“贱男贵女”说、“生育禁忌”说、“图腾考验”说、“弃长宜弟”说等十数种。皮锡瑞《诗经通论》中说“有谓‘后稷呱矣’,可见初生不哭,以为不哭而弃之者”,首倡“不哭说”。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进一步发明了这一说法,“据《诗》于‘鸟乃去矣’之下始言‘后稷呱矣’,盖至此始离于胞,故有啼泣之声,则其初生时如达羊之藏在胞中,其无啼声可知,其前之疑而弃之,或以此耳。”俞樾《群经平议》阐释得更为具体,“此诗之意,在‘后稷呱矣’一句,盖直至鸟去之后,后稷始呱,然则前此者,后稷未尝呱也。凡人之初生,无不呱呱而泣。后稷生而不呱,是其异也。于是人情骇怪,佥欲弃之”。后稷刚刚生下来之时是不会哭泣的,这使得姜嫄认为这个孩子是个哑巴,因此才将他丢弃,所以在“后稷呱矣”之后又把他带回。可见,后稷与乌布西奔被弃的原因亦相同。二人皆因有先天生理缺陷而被弃。文学作品是反映现实的,弃婴是人类社会早期一种常见的习俗。上古时期由于社会医疗水平低下,人们无力治疗一些先天性的疾病,当遇到具有先天生理缺陷的婴幼儿时,往往感到无法抚养,只能将其抛弃。乌布西奔的被弃和后稷的“三弃三收”都是这种社会现实的真实反映。

此外,乌布西奔和后稷在被弃后仍然能够顽强的生存下来,作为各自部族的始祖,他们身上都洋溢着一种蓬勃向上、健康倔强的生命力,这也表现了生产力水平低下的社会状况下人们对生命力的讴歌,对强健的体魄的渴望和赞颂。人类早期生存环境恶劣,存活能力低下,生存和生命的延续因而成为先民生活的主题。人们渴盼生存下去,希望生命得到延续和发展。特别是东北地区气候严寒,生存条件恶劣,生活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下的满族先民更希望能够获得强健的体魄,从而更有力量与大自然抗争。

四、结论

人类发展到一定阶段,往往会发生相似的思维模式与心理建构,会从自己的族体里“选择”出文化的“精英”来,塑造为各种各样的英雄。P6周人通过《生民》塑造了始祖农业英雄后稷,而满族先世东海女真人的长篇说部史诗《乌布西奔妈妈》则塑造了乌布西奔这一富有传奇色彩的女性英雄。作为部族的先祖,关于后稷与乌布西奔的神话表现出惊人的相似性:他们的都是卵生的,他们的父或母具有神性,他们都在婴幼期被丢弃过,他们都被援救并成长为杰出人物,被弃或被收过程都各有灵异之处,他们都具有非凡的智慧和能力,早慧、早熟、早长。这些共同点的出现反映出史诗《乌布西奔妈妈》与《生民》在横断面和纵剖面上具有多层次的平行性:(1)二者皆以溯源神话祖先传说面目出现(体裁性平行);(2)故事的背景都是在原始社会末期母系氏族式微、父系氏族兴起之际(时代性平行);(3)故事的主人公往往建立了奇迹勋业(传承性平行);(4)故事都表现出初民探讨过去、颂扬勋绩、战胜灾害、克服苦难、寻觅领袖、发展文化的积极倾向(思想性平行)P340。两部史诗体现了同一母题的沿袭、衍化,一方面揭示了历史悠久的汉文化对周边民族文化深远影响,另一方面又反映了人类思维和心理发展模式在某一阶段或层次上的符应偶合关系。

而在一些特殊的细节上,两部作品又各具特色,反映了其所类属的文化的差异,特别是早期族群在历史演进过程中的民族特征、生存状态及文学审美情趣等方面的差异。就孕生的细节来看,后稷是姜嫄“履帝武敏歆”而孕的,前提是践履大地,反映了农业文明社会对土地的崇拜。而孕育乌布西奔的皮蛋却是神鸟衔来、从天而降的,反映了北方渔猎文化对天和鸟图腾的崇拜。二人在幼年时期就表现出超常的天赋,后稷“诞实匍匐,克岐克嶷,以就口食”P277 在匍匐爬行的幼年时期,就能分辨山野中(可食)的植物,并把辨别、种植谷物作为一种爱好或追求,具有爱好农业种植的天性;乌布西奔三岁“就能下海抓蟹”,“七岁斗鲨杈海参,九岁布阵捉海狸” P33,在渔猎方面可谓天赋异禀。后稷的功绩主要在农业种植方面,相地之宜、田间除草、选用良种,教民稼墙,因此被世代供奉歌颂,不仅享祀国典,还被视为农神加以祭祀。对农神的无尚崇敬歌颂是一切农耕民族文化的核心特征。从这一意义上说,《生民》所体现的不仅是周人对先祖的崇敬,更是中华先民对在农耕经济发展中做出过巨大贡献者的歌颂,是对农业技术的发明创造者的歌颂,是对农业英雄和农业智慧的歌颂,是对农业文明的歌颂,这些英雄和智者既被先民推为人王,又被奉为天神,人王、天神在他们身上重合为一,是农业文明的必然文化模式。《生民》中对后稷农业事功的记述和歌颂,体现的是农耕民族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蕴含着稳健、质实、内敛的民族文化精神。乌布西奔幼年便具有特殊的渔猎才能和预知自然灾异的能力,“黑云来了她说‘海啸’, 黑潮来了她说‘飓风’。吉伦草发香了,她说:‘该采椴蜜。’卡丹花冒出了‘黑腻’,她说:‘瘟疫。’”P33成年后她率领乌布逊部落东征西杀,降服了魔岛女王,统一了东海七百噶珊,并派部族五次渡海远征,开拓了漂流日本海的便捷之路,甚至远至堪察加、阿留申诸岛,沿途收复了诸多岛国。史诗对乌布西奔功业的叙述,体现出满族人民对渔猎文化的“记忆”,蕴含着开拓进取、豪放不羁、尚武、重勇的民族文化精神。满族先民“依山滨海”,其生活区域多为东北人迹罕至的森林、雪原、海滨,以渔猎为生计,谙熟各种野生动物和海洋生物的习性、行踪和生息规律,其生产、生活习俗与文化的建构,处处体现着对山林、海洋的依恋和向往。可以说,史诗《乌布西奔妈妈》既是满族先世渔猎文化的产物,又是传承和弘扬这一文化的最佳载体。

每一部流传久远的文学作品都有其独特的光芒,《乌布西奔妈妈》与《大雅·生民》,各有自己的文化背景、文化面貌和文化价值,有自己发生、发展和完成的历史。但是作为先祖史诗,他们又具有很多共性。因此,通过对这两部不同民族的神话史诗的比较,不仅能够丰富其民族文化的个性,更能凸显出人类文化共同的内在因素。

注释:

鲁连坤讲述、富育光整理.乌布西奔妈妈【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

周振甫译注、徐名翚编选.诗经选译【M.北京:中华书局,2005.

〔汉〕郑玄笺,[唐〕孔颖达等正义.毛诗正义【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528.

王曰美.祖先崇拜与人类主体地位的觉醒——以《诗经》为中心的考察【J.齐鲁学刊.2009(5):35——39.

〔汉〕司马迁撰,〔宋〕裴骃集解,〔唐」司马贞索隐,〔唐〕张守节正义.史记【M.北京:中华书局,1982:111.

王克林.周族、周文化的起源及有关问题【C.周秦文化研究编委会.周秦文化研究.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8241.

王宏刚.北方民族女神崇拜的历史、文化意义【J.社会科学战线.2000(3):188——197.

曹书杰.后稷传说与稷祀文化研究【D.长春:东北师范大学,2003.

〔清〕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M.北京;中华书局,1989876.

萧兵.中国文化的精英——太阳英雄神话比较研究【M. 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89.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2007-2009 中山猎文工作室 电话:0760-86388801 QQ:51643725
地址:中山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邮编:528402 皖ICP备12010335号-5
  • 国家社科基金选题参考—应用经济学、管
  • 广州市中医药和中西医结合科技项目申报
  • 改善歼八II战斗机‘低速性能’的方法